Category Archives: 隨筆

宮原眼科不光彩的過去

今天推友 @ryo6 在推上問說「1929年宮原眼科診所所在地籍登記於宮原武熊名下,遣返後此筆地產歸誰所有呢?該不會又是被國民黨政府強佔了吧?」我想了一下,我只知道最早的新聞有提到日出是跟「張姓商人」(張瑞楨)購買的,但是從宮原武熊到「張姓商人」中間的斷層,我也不知道,所以稍微查了一下,發現就在維基百科上的宮原武熊就有記錄了。簡單講,果然是被國民黨政府強佔了沒錯,然後後來台中市政府又把建築物當做建新衛生大樓的費用轉讓給張瑞楨。

在各大光鮮亮麗的部落格,新聞報導中,「宮原眼科」的歷史是怎樣被介紹的呢?「日出買下宮原眼科保留了於1927年日據時代的建築外觀翻新內部後重新賦予了宮原眼科新生命」「日出花錢將幾乎頹傾的古蹟買下來,禀持著延續文化資產的理念在原有的老建築本體上添加現代化的設計元素進行改造」除了少數文章將維基百科上的資料抄過來,大致上意思都是日出將宮原眼科買下來,重新改建,讓「古蹟」有了新風貌,但是這個之間兩個歷史階段:國民黨政府沒入(中立用詞)為臺中市政府民政科衛生股/台中市衛生院,以及「張姓商人」張瑞楨的住家都像不曾存在一樣。

雖然最近血汗醫院頻傳,但是目前醫師的社會地位還是比較高的。相較於一個日本時代的大型診所的,政府的公家衛生機關就感覺沒這麼亮麗。甚至這公家機關還是經由「沒入」而來的,實在不太光彩,而轉讓給張瑞楨之後這段「建商住家」的這段歷史就更不知道怎麼包裝了吧。日出將這個建築買下後,選擇性的排除公家機關與建商住家的歷史,只恢復最能做商業包裝的「宮原眼科」的招牌。即使用了「宮原眼科」的招牌,在舊建築物上覆蓋的卻是與歷史無關的「圖書館」造景。因此我認為類似「日出保存歷史,延續文化」之類的讚揚都是過譽的。日出只是跟裝潢華麗的主題汽車旅館一樣,打造一個布希亞式的擬像世界而已。